中新网|安徽|北京|重庆|福建|甘肃|贵州|广东|广西|海南|河北|河南|湖北|湖南|黑龙江|江苏|江西|吉林|辽宁|内蒙古|青海|山东|山西|陕西|上海|四川|香港|新疆|兵团|云南|浙江
无标题文档 广告
无标题文档

女入殓师送行万余逝者 随缘生活常被催婚

女入殓师送行万余逝者 随缘生活常被催婚

2019年04月04日 21:47 - 来源:中国新闻网
4月2日,山西省太原市永安殡仪馆,33岁的入殓师司丽霞着手为逝者整理妆容。2008年,司丽霞从大学的殡仪服务专业毕业后,便来到永安殡仪馆工作。10年来,她已为一万多名逝者整理遗容。虽然司丽霞一直在努力提高自己的服务能力,但社会却对她的职业充满偏见和不理解:不愿与她握手,不愿与她交友,不愿让她参加婚寿喜筵,甚至无法正常恋爱、结婚。“工作的事情可以自我调节,父母的催婚实在是难以招架。”至今仍然单身的司丽霞说,亲戚朋友介绍的相亲对象,一听到她的工作便望而却步。“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,对于自己的婚恋只能等待,一切随缘。”司丽霞说。中新社记者 韦亮 摄
2008年,司丽霞从大学的殡仪服务专业毕业后,便来到永安殡仪馆工作。10年来,她已为一万多名逝者整理遗容。虽然司丽霞一直在努力提高自己的服务能力,但社会却对她的职业充满偏见和不理解:不愿与她握手,不愿与她交友,不愿让她参加婚寿喜筵,甚至无法正常恋爱、结婚。“工作的事情可以自我调节,父母的催婚实在是难以招架。”至今仍然单身的司丽霞说,亲戚朋友介绍的相亲对象,一听到她的工作便望而却步。“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,对于自己的婚恋只能等待,一切随缘。”司丽霞说。图为4月2日,山西省太原市永安殡仪馆,33岁的入殓师司丽霞着手为逝者整理妆容。中新社记者 韦亮 摄
2008年,司丽霞从大学的殡仪服务专业毕业后,便来到永安殡仪馆工作。10年来,她已为一万多名逝者整理遗容。虽然司丽霞一直在努力提高自己的服务能力,但社会却对她的职业充满偏见和不理解:不愿与她握手,不愿与她交友,不愿让她参加婚寿喜筵,甚至无法正常恋爱、结婚。“工作的事情可以自我调节,父母的催婚实在是难以招架。”至今仍然单身的司丽霞说,亲戚朋友介绍的相亲对象,一听到她的工作便望而却步。“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,对于自己的婚恋只能等待,一切随缘。”司丽霞说。图为司丽霞工作时用的化妆箱。中新社记者 韦亮 摄
2008年,司丽霞从大学的殡仪服务专业毕业后,便来到永安殡仪馆工作。10年来,她已为一万多名逝者整理遗容。虽然司丽霞一直在努力提高自己的服务能力,但社会却对她的职业充满偏见和不理解:不愿与她握手,不愿与她交友,不愿让她参加婚寿喜筵,甚至无法正常恋爱、结婚。“工作的事情可以自我调节,父母的催婚实在是难以招架。”至今仍然单身的司丽霞说,亲戚朋友介绍的相亲对象,一听到她的工作便望而却步。“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,对于自己的婚恋只能等待,一切随缘。”司丽霞说。图为司丽霞在查看小卡片上的信息。中新社记者 韦亮 摄
2008年,司丽霞从大学的殡仪服务专业毕业后,便来到永安殡仪馆工作。10年来,她已为一万多名逝者整理遗容。虽然司丽霞一直在努力提高自己的服务能力,但社会却对她的职业充满偏见和不理解:不愿与她握手,不愿与她交友,不愿让她参加婚寿喜筵,甚至无法正常恋爱、结婚。“工作的事情可以自我调节,父母的催婚实在是难以招架。”至今仍然单身的司丽霞说,亲戚朋友介绍的相亲对象,一听到她的工作便望而却步。“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,对于自己的婚恋只能等待,一切随缘。”司丽霞说。图为入殓师司丽霞在家中绘制彩色图画。中新社记者 韦亮 摄
2008年,司丽霞从大学的殡仪服务专业毕业后,便来到永安殡仪馆工作。10年来,她已为一万多名逝者整理遗容。虽然司丽霞一直在努力提高自己的服务能力,但社会却对她的职业充满偏见和不理解:不愿与她握手,不愿与她交友,不愿让她参加婚寿喜筵,甚至无法正常恋爱、结婚。“工作的事情可以自我调节,父母的催婚实在是难以招架。”至今仍然单身的司丽霞说,亲戚朋友介绍的相亲对象,一听到她的工作便望而却步。“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,对于自己的婚恋只能等待,一切随缘。”司丽霞说。图为33岁的入殓师司丽霞在家中梳妆打扮,准备出游。中新社记者 韦亮 摄
2008年,司丽霞从大学的殡仪服务专业毕业后,便来到永安殡仪馆工作。10年来,她已为一万多名逝者整理遗容。虽然司丽霞一直在努力提高自己的服务能力,但社会却对她的职业充满偏见和不理解:不愿与她握手,不愿与她交友,不愿让她参加婚寿喜筵,甚至无法正常恋爱、结婚。“工作的事情可以自我调节,父母的催婚实在是难以招架。”至今仍然单身的司丽霞说,亲戚朋友介绍的相亲对象,一听到她的工作便望而却步。“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,对于自己的婚恋只能等待,一切随缘。”司丽霞说。图为33岁的入殓师司丽霞在家中看书、学习。中新社记者 韦亮 摄
2008年,司丽霞从大学的殡仪服务专业毕业后,便来到永安殡仪馆工作。10年来,她已为一万多名逝者整理遗容。虽然司丽霞一直在努力提高自己的服务能力,但社会却对她的职业充满偏见和不理解:不愿与她握手,不愿与她交友,不愿让她参加婚寿喜筵,甚至无法正常恋爱、结婚。“工作的事情可以自我调节,父母的催婚实在是难以招架。”至今仍然单身的司丽霞说,亲戚朋友介绍的相亲对象,一听到她的工作便望而却步。“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,对于自己的婚恋只能等待,一切随缘。”司丽霞说。中新社记者 韦亮 摄
2008年,司丽霞从大学的殡仪服务专业毕业后,便来到永安殡仪馆工作。10年来,她已为一万多名逝者整理遗容。虽然司丽霞一直在努力提高自己的服务能力,但社会却对她的职业充满偏见和不理解:不愿与她握手,不愿与她交友,不愿让她参加婚寿喜筵,甚至无法正常恋爱、结婚。“工作的事情可以自我调节,父母的催婚实在是难以招架。”至今仍然单身的司丽霞说,亲戚朋友介绍的相亲对象,一听到她的工作便望而却步。“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,对于自己的婚恋只能等待,一切随缘。”司丽霞说。图为山西省太原市永安殡仪馆,司丽霞着手为逝者整理妆容。中新社记者 韦亮 摄
2008年,司丽霞从大学的殡仪服务专业毕业后,便来到永安殡仪馆工作。10年来,她已为一万多名逝者整理遗容。虽然司丽霞一直在努力提高自己的服务能力,但社会却对她的职业充满偏见和不理解:不愿与她握手,不愿与她交友,不愿让她参加婚寿喜筵,甚至无法正常恋爱、结婚。“工作的事情可以自我调节,父母的催婚实在是难以招架。”至今仍然单身的司丽霞说,亲戚朋友介绍的相亲对象,一听到她的工作便望而却步。“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,对于自己的婚恋只能等待,一切随缘。”司丽霞说。中新社记者 韦亮 摄
广告
广告
广告
关于我们| About us| 联系我们| 广告服务| 供稿服务| 法律声明| 招聘信息| 网站地图
| 留言反馈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3042号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15699788000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

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

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

[京ICP证040655号]

[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3042号]

[京ICP备05004340号-1]

总机:86-10-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15699788000